娇宠冬官《娇宠冬官》正文 第四百三十六章 能信吗?

  • 背景色
  •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•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•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• 帮助
  •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《娇宠冬官》正文 第四百三十六章 能信吗?

小说:娇宠冬官 作者:绯我华年

    夏天很快过去,秋天如约而至。

    辩论台在经过轰轰烈烈的几个月的唇枪舌战,不知京都,便是周围几百里都知晓这里有个韩安云,也知道右相家的小郎君十分了得,当真是虎父无犬子。

    随着秋收临近,韩安云被皇帝私下召见。

    两人说了好一会儿话,皇帝才离开。

    因着是私下会面,旁人并不在场,也就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没过几天,韩安云便被指定,入了博鸿馆,名为修订,实则编纂。

    崔九也跟着过去,名为编撰,却是大半时候都要跟韩安云商量。

    至于右相家的小郎君,元哥儿不想做的太难看,便说也让他过去一道修书。

    右相心头正高兴,就被言官谏了。

    理由就是他为辅政重臣,本就经手大夏半数朝政,而今儿子又如鸿儒馆编纂大律,父父子子,总归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大律本为一国之重器,当半点偏私都不能沾染。

    右相家的小郎君学识渊博,这个大家有目共睹,但天下有学识的多了去了,一个不及,十个八个总能勉强够了,未免重器蒙尘,一些该避讳的还是要避讳。

    皇帝一听,很在理,便歉意的朝右相点了下头,“此事是我考虑不周,累得老大人清名了。”

    右相勉强笑了下,躬身到底,“小儿才学鄙薄,能得陛下青睐,已然得天之幸。”

    “他本也没有那般宏图大志,若是让他过去,老臣都要担心他德不配位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微微一笑,示意朝臣进行下一个人选的甄别。

    至于右相,没有人在意,就算在意,在这当口,也没谁敢表现会出来。

    右相都不知道怎么挨完朝会的。

    回到书房,他一下子就瘫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今天这一遭,他也是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和儿子,两人不可能同时在朝堂之上。

    若他想儿子往上走,他就一定一要下来才行。

    可是,之前为了右相这个位置,他不知道积了多少仇怨,若他此时告老,怕都不等儿子有出息,他们一家就会有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右相脸上显出一丝苦相,心里的滋味,也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皇宫里,元哥儿成功点完右相,心里很舒坦,趁着今天公文不多,溜达着去鸿儒馆。

    韩安云正埋首在高高叠起的书卷之中,细心寻找昔年案例与大律之间的分歧和错漏,务求把每一个条款都做到当下的尽善尽美。

    元哥儿过去的很悄声,崔九和韩安云两人聚精会神的讨论着,根本没留意身后还站着人。

    元哥儿耐心的听着。

    崔九的优势是熟记大律,她可以把每一项条款都信手拈来。

    韩安云的长处是强学博记,早年积累的知识在这一刻尽数展现。

    他能记住近十年的重案要案,他口才又好,几乎可以还原案件的大概。

    但也因为,他更知道弱者的疾苦,能站在他们的立场考虑问题。

    但崔九却是出身世家,虽也学识渊博,但她经历的事情少,加上身份,看问题的角度跟他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两个人争执的焦点也在这里。

    崔九以为,恶贼强匪不严惩,不足以震慑。

    韩安云却觉得,百姓们没有几个愿意背井离乡,流离失所,但凡日子能过得去,没谁愿意跟府衙过不去。

    所谓有因才有果,不能只把果处理掉,却不管因由。

    崔九认为,因不论为何,都是在律法容许范围内,不应当受罚。

    元哥儿站在那里近一刻钟,两人吵得面孔耳赤都没发现皇帝来了。

    元哥儿听着觉得挺有意思,用眼神止了旁人,又悄悄走了。

    领走前还特地吩咐,不要打扰两人。

    其他官员不敢动弹,只用眼神送了皇帝离开。

    元哥儿回到宫里,捏着笔,想着两人吵得样子,忍不住咯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顾佳瑶正在玩笔墨,听到动静就看过来。

    元哥儿心情好的不行,就下来道:“想不想回家看弟弟?”

    顾佳瑶正是贪玩的时候,因着在宫里住着,不常见弟弟,倒是没有旁的孩子那般不喜欢小的。

    她乐颠颠扔了笔,乌黑的小爪子拉着元哥儿,美滋滋的要走。

    內侍见状赶忙上前,元哥儿示意他把两人拾掇妥当,这才出宫。

    这两年,两人出宫稀松平常,无声无息的来到了顾府。

    顾晟这会儿还没回来,袁宝儿因为养生,中午就回了府里。

    才刚回去,就得知元哥儿上门,她赶紧去前厅。

    元哥儿之前就听顾晟说过袁宝儿的身体,见到她也不意外,只是见她穿着官府,便皱起眉头,“工部里头那么多人,先生有事便差他们去就是,平日里,交代完事情,早早回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袁宝儿失笑。

    要是照着他说的那样,那她岂不成了混日子的了。

    元哥儿见她不以为然,很是严肃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要顾好身体,瑶瑶还小,还有慎哥儿,您不想看他娶妻生子了?”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,一脸关切。

    年少的帝王十分认真,显见这话是出自肺腑。

    袁宝儿眉头一动,笑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她只说知道,元哥儿却以为她答应了,便乐颠颠的提出要见慎哥儿。

    袁宝儿带着两人过去,几个月的时间,孩子已经长到能勉强翻身了。

    他们过来正好看见慎哥儿撅着屁股,艰难无比的转过去。

    顾佳瑶很是惊奇,“他竟然能自己转过去。”

    元哥儿很不以为然,“你这么大的时候,早就会了。”

    顾佳瑶顿时被吸引注意力,“我也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元哥儿想起当年她瘦瘦小小的一坨,抱在怀里,就好像抱一只猫崽似的。

    转眼功夫,都已经长这么大,都能气他了。

    想想每天跟她斗智斗勇,就为了让她多写几个字,元哥儿就头痛。

    他年少苦过,所以回到宫里分外珍惜。

    他从来都没想过会有人这么不爱学习,听到写字就能上树窜墙,知道背书,立马就装病。

    “希望慎哥儿长大能像先生,”不得不说元哥儿对袁宝儿的滤镜之厚。

    袁宝儿并不知晓元哥儿所想,还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她打小就皮实,不哭不闹,自得其乐的很。

    这孩子长大要是也这样,那她可省了好多心了。

    顾佳瑶巴着床边,小声跟慎哥儿道:“慎哥儿,我是你大姐姐,快叫大姐姐。”

    慎哥儿对着她吐泡泡,顺便送她一脚。

    顾佳瑶反应快,一下子躲开,很是不甘心,“真淘气。”

    元哥儿咧嘴,要说淘气,别人都能说个一两句,就她,只怕没什么资格。

    顾佳瑶感觉很敏锐,元哥儿才露出戏谑的表情,她就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她盯着元哥儿,很不高兴,“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顾佳瑶的眼睛跟袁宝儿越长越像,但袁宝儿眼睛里是温柔冷静,她却是澄澈无垢,所以哪怕她瞪得再大,元哥儿也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威胁无果,顾佳瑶很生气。

    她气哼哼的踢了下床脚,惊动慎哥儿。

    顾慎一个歪头,一骨碌平躺。

    他似乎没想到会这样,呆了会儿,才往顾佳瑶方向转过来。

    顾佳瑶却被他的举动逗笑了。

    她咯咯的笑,伸手去拉弟弟的手。

    顾慎却嫌她碍事,一把拨拉开,然后撅着屁股,拱了半天才翻过来。

    这回他看到了袁宝儿,似乎才想起来才刚的委屈,他瘪了瘪嘴,要哭。

    袁宝儿似乎没留意,转过身跟元哥儿说话。

    顾慎没想到听众不配合,眼睛都弯起来,想了想,卡巴两下眼,又没事了。

    顾佳瑶现场看到弟弟变脸,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回到宫里,她跟元哥儿无限感慨。

    元哥儿见她一副小大人的样子,不由得发笑。

    “还真别说,先生的孩子真是一脉相承。”

    顾佳瑶:???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她瘪着嘴,委屈巴巴的看元哥儿,“皇帝哥哥,你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元哥儿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才感觉出来。”

    顾佳瑶眼圈一红,要哭。

    內侍探头探脑,一副想要进来又不敢的样子。

    元哥儿瞧见,认出那是在鸿儒馆服侍的,便示意他进来。

    內侍进来,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顾佳瑶。

    元哥儿却等的不耐烦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是,”內侍躬身,低声道:“韩大人和崔大人吵得厉害,崔大人走了半日,至今未归。”

    元哥儿挑眉,想起之前看到的争执,朝顾佳瑶点了下头便走了。

    他动作非常的快,顾佳瑶反映过来的时候,元哥儿都走远了。

    她气的跺脚,却又没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元哥儿过去鸿儒馆时,韩安云正在摘抄某个案件的关键点,见皇帝过来,他赶忙起身行礼。

    元哥儿摆了摆手,若无其事的看了圈,“崔大人不在?”

    “是,有点事出去了,”韩安云面色如常,话里话外竟然还有些维护。

    这倒是让元哥儿意外的同时,对他的品行有了更具体的了解。

    他过去案几旁,拿了他摘抄下来的要点看了看,没有说什么就走了。

    內侍眼睁睁看着他走远,一时呆住了。

    元哥儿回去御书房,继续办公。

    只是在隔天上完早朝之后,叫来顾晟。

    “近来你若有空,帮我查一查宫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可是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宫里不比外面,哪怕是顾晟,行动起来也诸多顾忌。

    元哥儿摇了摇头,“不拘谁,都仔仔细细的查一遍。”

    顾晟立刻明白,这是有人吃里扒外,分不清谁是主子了。

    他立刻带着耗子以及一票能干的弟兄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没用两天,就查出来十几个内鬼。

    元哥儿看着单子,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他自觉带他们不薄,知晓他们没有儿子送终,还特地弄了个养老的庄子,好让他们颐养天年。

    明白他们无依的恐慌,哪怕知道他们贪点,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就这样还是满足不了他们贪婪的心。

    他气的忿忿把名单摔了。

    顾晟躬身等了会儿,没等到吩咐,才抬起头。

    只见元哥儿脸色铁青,手按着胸口,脸色不大好看。

    顾晟一惊,急忙上前,“陛下,切勿动气,不过一些腌臜东西,料理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元哥儿喘气还有点粗,说话很有些无力,“你把人都处置了。”

    顾晟垂眸低应。

    元哥儿坐在那儿缓了会儿,才感觉心跳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他紧紧捏着笔,眼睛盯着虚空,后槽牙反反复复的磨了又磨,才把那个名字咽下去。

    但是这个仇他是真的在心里头记下了。

    又几天,其他编撰和修编都就位,崔九也悄无声息的回来。

    元哥儿过去时,鸿儒馆里一半热闹,一半安静得厉害。

    热闹的自然是崔九和韩安云,两人又在打嘴皮官司。

    另一边这是十分淡定的该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显然,大家适应能力十分强,才几天功夫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元哥儿对这种情况很满意,他不求其他人有多能干,他心知肚明,这些人里,至少三成都是带着水分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是把右相小儿子刷下去的代价,元哥儿并不介意承受。

    回到御书房,顾晟早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查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自打宫里出现吃里扒外的,元哥儿就对宫內的所有人都提高警惕。

    不止自己身边,就是顾佳瑶身边,他也让顾晟查了三遍,确定没有二心的人,才留下来当差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代表完结。

    相反的,这正是开始。

    元哥儿心里恼恨右相窥视帝踪,偏他如今羽翼未丰,没办法把右相一党连根拔除。

    再则,左相跟右相虽是敌手,但也是同盟,如果拔除右相,左相定然自危,他必须要在确保有余力应对左相一党的时候,才能对右相出手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元哥儿就心生气恼。

    当年父皇如此作为,目的便是三足鼎立,让皇权在自己长大之前不会旁落。

    父皇离开前打算得好好的,却忘了人心易变,尤其在权利面前,没有谁真的能超脱出来。

    元哥儿看了眼垂着眼睛的顾晟,心里在想。

    他能吗?

    顾晟再三说过,等自己能独当一面,便辞官回家。

    元哥儿曾经是笃信的,因为他信任这位品格正直,十分有底线的先生。
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pt电子游戏官网

换一换   
lo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