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仙令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四节:得意的江上

  • 背景色
  •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•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•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• 帮助
  •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四节:得意的江上

小说:登仙令 作者:糊涂少年

    “陛下,江上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孟浪在仙道成的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仙道成倚靠在龙椅之上,龙目微垂,眼皮耷拉着,看的出,现在的仙道成有些心力交瘁。

    “此战应胜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疲惫的睁开了双眼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江上来到了御书房之中,面见陛下。

    “江楼主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看着江上衣衫凌乱,似还沾染着点点血迹,并没有怪罪江上失仪,率先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为陛下分忧,是江某的福分。只不过江某办事不利,怕是有负皇命重托……”

    江上对着仙道成缓缓躬身,说话之时,略显几分憔悴。

    仙道成闻言,立时直腰坐起,听着江上的话,仙道成暗自揣度,“难道此战未胜?”

    以仙道成对春风楼势力的了解,虽然京外百里驻扎着十万的军队,不过那些应为凡俗士兵。春风楼若倾力灭之,应不会出现意外才对。

    “是江上另有心思,未出全力。还是说出现了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沉呼一口浊气,眼神逐渐尖锐的看着江上,仙道成在等江上的后话。

    “京外十万逆军,春风楼未得全歼,有负陛下所命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是否是谁人走漏了风声,我春风弟子杀至之时,大军竟然早有准备,并有序的在向锦城方向彻底。”

    “我春风弟子经一番血战,歼灭九万之众。余下数千逆军,江某已命春风弟子追击。但想必,经此一役,许仙会加快逆军围京步伐。江某办事不利,请陛下责罚!”

    江上微微抬头,看到仙道成脸上那不善的神色,后将头压的更低,沉声说道。语气之中,满是自责之意。

    “江楼主虽然未有大获全胜,不过歼灭九万逆军亦是大功。匆忙来报未整衣容,可见江楼主忠心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有逆犯在逃,非江楼主之过。朕岂会怪罪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闻言,心中踏实了许多。虽然春风楼没有尽数歼灭十万逆军,不过能剿灭九万贼寇,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始。

    “战前扬威,不仅能让敌军受挫,更能振奋军心,使之悍然迎战。”

    “军心以血勇无敌,铁蹄可征战天下。”

    此话,是先帝仙自成所留。今夜京外一战,必可鼓舞仙朝大军。

    “不过,依江楼主之前所言,疑似军情走漏,传出了风声?”

    “江楼主是如何断定的?”

    仙道成眼神微凛,望向江上,极具威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兵家之事,胜败可分功过。但相比败兵更大的罪过,便是‘叛’。”

    “不论胜负如何,叛军必灭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真的有人泄漏军情与敌军,无疑就是背叛,是泼天的罪过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是今日,知道春风楼要连夜灭京外逆军的人并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春风楼行动迅速。若真有人吃里扒外,与敌军通风报信,暗通曲款。无疑应以‘叛国罪’论处!”

    仙道成身为帝王,笃信制衡之术。不论仙道成嘴上是如何说,在他的心中,实在很难信任“别人”。

    而这个别人都不分是外人,还是家人。亦不分是近臣还是亲信。

    说到底,在仙道成的心中,这天下江山是他一人的。所以,他会怀疑,会猜忌,会有“小人之心”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江某无法断定。事发仓促,并无确切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此战,我春风弟子打的属实憋屈,让江某这个春风楼楼主,心中实在气愤。故而有些……悲愤难平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江某一时失言,今日军情实乃绝密,应断无外泄的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江上忽然哭丧着脸,哀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春风弟子,伤亡惨重?”

    仙道成闻言,微微挑眉,骤声说道。现在,听着江上在这里“邀功”,仙道成倒是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未能大获全胜,但是剿灭九万逆军是为一功。”

    可这功说来简单,恩赏并不会太重。战局千变万化,若江上直接退下,不知这功是否要到举国安定之后,再“论功行赏”了。

    “而现在,江上语义明显。春风弟子死战,才赢回大功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邀功,还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不过,仙道成对此并不反感。危难之时,有人能挺身而出以解燃眉之急,本就是大功一件,应予重伤。

    再加上江上现在这个“特殊的身份”,急于想争取一些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江上的贪心,或许正合仙道成心意。”

    虽然仙道成神色之上未露笑意,但是,无疑仙道成在心中已经判定,自己走了一步好棋。

    “逆军边打边逃,剿灭起来实在困难。我春风弟子,本就不足万人。若逆军与我春风楼正面交锋,江某有信心将之全歼在郊外。可……”

    江上正在“悲伤的表功”,可明显,仙道成不想听这些微末小事。

    “江楼主,朕许黄金百万,以抚恤春风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江湖中人,最重忠義二字。朕特封江楼主为我仙朝忠義侯,代朕抚恤忠魂!”

    仙道成泠然道,气势恢宏。仙道成对于“恩赏”一向极为大方。

    “臣,领旨谢恩!”

    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江上闻言,眼神之中突然冒出了几分肉眼可见的激动异常的兴奋之芒。

    仙道成自以为捕捉到了所有的小细节。殊不知,这一切,都在江上的谋划之中。

    “忠義侯,免礼平身,请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待此战过后,朕另有封赏!”

    仙道成淡笑一声,分寸拿捏的刚好。

    “仙道成只是冠以虚名,尚无品级之封,便已让江上喜笑颜开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便觉得江上此人很好掌控。不像李成杰那般的“傲气”。

    仙道成下了圣旨,封“李成杰”为仙朝“麒麟子”,而事后,李成杰都没有独为此名而来谢恩。仙道成便知道,李成杰在心中其实并不注重的虚名。

    “一个人,若不图名,亦不图利。那除了彻底的征服他,再无什么可以引诱他,为自己所用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深谙此理。

    “臣再谢皇恩浩荡!”

    江上跪地叩首,大恩谢道。

    而此举仙道成看在眼中,倒是让仙道成再次高看了江上一眼。

    “忠義侯请起吧。明日还有大战,朕还想亲眼目睹,忠

    義侯的凌冽风姿,回去之后,注意休息。养好精神,再建奇功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微微点头,而后笑着说道。声音突然和蔼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臣明白!臣告退!”

    江上再次行礼,而后缓缓退走。

    直到江上离开皇宫,回到春风楼之中,都无人能看到江上嘴角之上的盈盈笑意。

    “忠義侯是什么?一个虚名罢了。无品无阶,江上自然不会为此得意太久。”

    “故而,最令江上得意的事是,一切尽在掌握。”

    江上所图,远不止此。而在江上心中所想,只要自己每一步都走的顺利,那么最后肯定再无什么能阻挡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楼主,大军已然点齐。按照楼主吩咐,已经前去指定的地点设伏。”

    “京都城墙,城楼之上皆已布置妥当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天机楼的弟子也按照楼主的吩咐穿插其中,足以应对一切突发的危机。”

    天主回到星宇之中,对着天机子恭敬的说道。

    只是,在天主说话的时候,她虽然低着头,但是她的眼睛却时不时,不由自主的向李成杰瞟去。

    在看到李成杰的面色逐渐红润,呼吸也变得沉稳有力之后,天主也算是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嗯,今晚你亲自盯着。”

    “通知所有将令,千万不要恋战,尽量减少不必要的伤亡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伏击成功,也要量力而行。”

    “誓死捍卫京都不破,守城才是最重要的!”

    天机子闻言,手中不停,温和的星力不断的喷涌着为李成杰治疗着。同时,缓缓的对着天主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天主沉声应到。如一个训练有素的士兵一般,举止十分得当。

    “春风楼那边如何了?”

    天机子忽然转头,向天主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获全胜,现在江上估计已经在陛下面前邀功了。”

    天主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江上此人,野心不小,此时如此崭露头角,不得不防。”

    天机子闻言,深吸一口气,而后若有所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天主对着天机子恭敬的行礼,而后便消失在了星宇之中。

    “李成杰,快点醒过来。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!”

    待天主走后,天机子的手法更快,同时呢喃道。

    此战,“实力悬殊”。

    因为,天机子非常清楚,决定此战胜负的绝不是百万将士,而是双方“最高端”的战力。

    “其实,这才是最真实的‘争仙会’。”

    没有规则,所有人都可以不择手段。只为了最后的胜利,也是为了真正的“仙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锦城之中,万家灯火通明,远远望着,是一幅极其繁荣昌盛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是若是走入锦城之中,不难闻到那丝丝淡淡的血腥味。可见,此处刚经历过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残尸可以被迅速的清理,可那些刀剑打斗的痕迹,却并非一时半刻就能全部抹平的。

    这时,夜色正深,按说这样的地方,正常人都应该远远避开以求安稳,但是偏偏有些人就是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”

    春风楼,药白门门主药白,带着春风楼九门的众弟子,来到了锦城的城门下。

    “依计行事,各司其职。”

    白药沉呼一声握紧了拳头,侧头对着身后的几位门主很是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几位门主,与副门主皆是淡淡的应道。

    白药点了点头,而后右腿迈出,要孤身入城。

    “白门主。”

    就在白药迈步之时,他的身后,忽然有人喊道。而且听着声音,还不是一两声。

    白药闻言止步,缓缓的转过身来,看着那几人,眼神闪烁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余下的人,齐声说道。从声音之中,可见其中情义。

    药白门本就负责的春风楼之中的医疗工作,要说他们几人在春风楼之中,除了受过楼主江上的恩情之外,当属受白药的恩惠最大了。

    “一切为了春风!”

    白药忽然郑重对着众人行礼,往日被他们喊得震天响的话,现在被白药低沉的喝出。

    “一切为了春风!”

    余下众人闻言,皆是随着白药低沉的吼道。声音不大,却都是真切的源自心中的呐喊声。

    “隐蔽!”

    白药再次下令。

    这次,众人再无拖沓,瞬间,众人便消失在了这夜色之中。唯剩白药一人站在此处,看着今晚的月色,而后缓缓转身,如一个迟暮的老人一般。

    在今晚这月光的照耀之下,白药一头如雪的白发披散着,身形略有伛偻。

    要知道,白药他可是春风楼之中看最为年轻的人,但现在看着他身上散出的那一股沧桑之意,可以知道现在的白药迈的每一步有多么的沉重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白药刚入锦城城门,便听到一声暴喝,划破夜色,惊起阵阵犬吠。

    “春风楼,药白门,白药!”

    白药脚步不停,一步步的向前走着,同时缓缓的说道。从其的声音之中,听不出他心中的任何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药白门门主白药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不知道,但是陈某倒是清楚,白门主其实是春风楼名副其实的二把手。白门主孤身入城,足见春风楼诚意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人,自然就是陈家家主陈世平。陈世平,伸手将暗哨拦下,同时悠悠的笑着,从黑暗之中,缓步走出。

    “一别三年,陈家主当真是英雄气概不减当年。”

    白药止步,直起了腰背,轻笑着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三年不见,白门主不也是雄风依旧?”

    这时,陈世平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,与白药相对而视,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许公子,这位就是春风楼药白门的白药,白门主。”

    “三年前,本家主曾与白门主有过数面之缘,可以确定。”

    陈世平缓缓让步侧身,许程青从陈世平的身后走了出来。许程青听着陈世平的话,对着白药微笑着微微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“这位想必就是日前大闹京都的许程青许公子吧。久仰!”

    白药淡笑一声,对着许程青微微抱拳,礼貌的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,白药却是暗瞟了陈世平几眼,对于

    陈世平口中所说的“数面之缘”,白药只觉甚是有趣。

    “白门主一路风尘仆仆,奈何时间紧急,还望白门主谅解本公子不能为白门主大摆宴席接风洗尘了。”

    许程青暗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下山珍海味吃多了,也不觉有何新鲜。”

    “此顿可有可无。一路坦荡平稳,倒也不算劳累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待到功成之时,若许公子不能摆出像样的庆功宴,可别怪本门主倚老卖老,当场发飙啊!”

    白药伸手,似是捏住了一缕月光,神色如月光一般的冰冷,但是声音之中出奇的带着几分温和的笑意。

    许程青见状,双眼微眯,似是要隔着那道月光,将白药彻底看透一般。

    从白药的话中,许程青可以听得出,春风楼此行目的可要比“一般的山珍海味”要高的很多。

    而白药后面的话更是直接。那就是要与他们春风楼合作的话,之后他们所要若不能被满足,他们是绝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同时,更有一层深意。“此顿可有可无”是因为他们春风楼并看不上这点眼前小小的利益。也是他们之前做的事情,实在太过轻而易举。毫不费力,他们也知道吃不到什么“好肉”。

    但,之后,他们若是要同行,此路“坎坷”人人心中皆是非常的清楚。所以,要让他们与他们一起扛过大难,他们的“要价”也必定不菲。

    白药也冷冷的看着许程青毫不相让,即便这时在他们的地盘之上。但是白药依旧处之泰然。可见其心中沟壑。

    就在这三言两语之中,白药几乎隐约表达出了他所来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呵,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本公子见识短浅,以我许家长辈的阅历,想来只要功成,必能予达白门主心中所期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大事,许程青也不敢擅自做主。所以他很识趣的将此事推给了他“许家的长辈”,也就是“许仙”。

    “许家长辈确实见识非凡,不过许公子也毋庸妄自菲薄。”

    “金麟岂是池中物,一遇风云便化龙。”

    白药冲着许程青微微挑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九霄龙吟惊天变,风云际会浅水游。”

    许程青朗声笑着接了一句,而后略微侧身说了句“请”。

    白药点点头,而后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陈世平与许程青在一旁引路,带着白药向原许家的府邸走去。

    许仙,此时,就在那里等着白药。

    不时,白药顺着许程青的指引走入了一间房间。

    白药走入之后,许程青和陈世平两人同时止步,将房间门紧闭。他们两人如门神一般,站在门的两边,为其站岗。

    白药走入之后,微微回眸。心中略有忐忑。

    “请进来坐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屋内传出一声洪亮的声音。说话之人,正是许仙。

    “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白药闻言浑身一抖,而后缓缓的向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刚才白药在闻声之时,便从声音之中听出那犹如雷霆一般的威压。

    许仙上来的施威,让白药心中更加忐忑。

    随着白药步步走入,白药可以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春风楼白药门的白药?”

    忽然,一道戏谑之声响起,白药才发现,原来这件房间之中除了许仙之外,还有他人。

    白药心中大惊。白药来此所谈乃是绝密之事,想必许家以及许仙都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许程青和陈世平这样身份的人都停留在门外,为他们站岗。许仙在其中,有这个资格,而现在还有另一个人,白药如何能不惊。

    此人即便不如许仙,也必定相差不远。说不得“平起平坐”,如何能在这房间之中。而听其声音,还如此随意。

    “这位前辈是?”

    白药转身,恭敬行礼之后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白门主不认识苏某了吗?”

    那人轻笑几声,而后很是玩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苏某?”

    “那个苏某?”

    白药上下打量着那个说话的人。

    忽然,白药大吃一惊,因为,在他的脑海之中还真的有一个人和眼前之人长的极为相似,并且也姓“苏”。

    “可,这不可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翩然怎么可能没死?!”

    白药的诧异毫不掩饰,引得苏翩然连连摇头并发出几声轻笑。

    “苏某还活着,白门主不用这一幅见了鬼的样子吧。”

    苏翩然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苏家主神通广大,此事若有苏家主,必能再添几分胜算!”

    白药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,只能如此推诿的说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若是苏翩然还活着的这条消息传出于世,必能再掀起一阵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可苏翩然现在,就如此随意的坐在那里。而且还是坐在许仙的旁边。看着许仙的态度,似对着苏翩然很是纵容。

    “这种客气的态度,实在诡异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苏家是被陈,许两家联手所灭。而现在陈家家主就站在门外,苏家家主坐在许仙的旁边。

    这是,锦城三大家族,再次在许家的府邸之中“聚首”。

    这如何能不让白药震惊,不让白药多想。

    这一切实在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白门主,先坐下喝杯热茶。”

    许仙此时说话了,并亲手给白药倒了一杯热茶水,放到了白药的座位前。

    “是,是!”

    白药躬身点头,连声说道。而后走到了许仙给自己预留的位置之上,拘谨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白门主,请先说说,江楼主的计划吧。”

    许仙看着白药将那杯茶饮下之后,单指敲着桌面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里应外合,釜底抽薪!”

    白药见状,他自是不敢推脱。但是他牢记着自己此行的使命。

    即便顶着这巨大的压力,白药也就只说了这简单的八个字。

    “里应外合,釜底抽薪。”

    苏翩然看着白药,砸着嘴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白药见状,讪笑着与之符合着。这苏翩然话说的虚浮,那态度实难琢磨。白药不禁将视线投向了许仙。

    “妙计。”

    许仙大笑三声,而后只说了两个字。可语气冷漠的骇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。
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pt电子游戏官网

换一换   
load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