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仙令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三节:帝令

  • 背景色
  • 字号
    默认 特大
  • 宽度
   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
  • 滚动
    双击开始/暂停滚屏
  • 帮助
  •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

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三节:帝令

小说:登仙令 作者:糊涂少年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仙道成呆呆的望着袁天祥,缓缓起身,很是不解的问道。同时惊疑的看向天机子。

    “气血攻心,他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天机子长呼一口气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俗话说,天机不可泄露。若天机子这般的修为,对于有些天机都是讳莫如深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令天机子没想到的是,这袁天祥竟然有这般眼里,能从天象之中,看出那么一二分‘真机’。以他凡俗之身,能做到这一步极为不易。”

    “故而天机之秘,袁天祥根本无法承受。为防袁天祥外泄天机,天降神罚,没了他的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但这些事情,天机子都没有对仙道成明说。因为,天机子能从那天象之中看到更多。

    “仙朝欲开,血与硝烟,好似是不可避免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为了仙朝,一些人的牺牲都是值得的!那怕只有三分的机会,天机子也要赌上所有,拼命去搏!”

    刚才在殿前说的那些话,可不是天机子一时兴起。只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。若是仙朝破灭,天机子的理想也将覆灭,他绝不允许。

    即便压上自己的全部,包括自己的性命在内。天机子也要“拔苗助长”,狠狠的推仙皇室一把!

    “不破不立。”

    “先帝当年所经历的过得,可能也需要仙皇室的继承人,也亲力亲为的走一场吧!”

    天机子心中暗想到。这一切,天机子当然无法与仙道成明说。

    且不论仙道成知道了之后会怎样,天机子只是觉得没这个必要。

    “许仙必除!逆军必灭!”

    “唯此而已!”

    天机子决心渐重,眼神之中满是狠绝。

    当年,仙自成便是看到了天机子的狠绝,知道此人坚毅,才格外看重天机子。

    “坚韧与坚毅不同,坚韧之人可成事,可坚毅之人必成大事!”

    先帝仙自成,当时便是如此认为。

    “白虹贯日,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仙道成紧紧握拳,一步一步的向天机子走来,浑身仙力流转,帝王威严宛如实质一般,化作千斤重鼎,重重的压在天机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仙道成紧盯着天机子,逼问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,袁天祥能看出来。那么擅长天机的天机子一定也能看出来,而袁天祥得天机而亡,便知此天机的重要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要让天机子如实的坦然的全部告诉他,“白虹贯日”真正所代表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陛下修为,已然近仙。”

    “仙者,无惧一切。天象亦可随手应之!”

    天机子同时运转星力,与那滚滚的龙威相抗衡着。而后毫不躲避仙道成的眼光,语速缓慢且格外郑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也代表了,天机子此时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朕要你说,朕要你如实的告诉朕!”

    仙道成面色阴沉,仙力冲嗓,大声的吼道。

    仙道成的声音至御书房之中滚滚传出。

    除了天机子之外,所有人都是应声倒地,即便是孟浪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这就是,仙道成现在的修为。

    几日不见,仙道成的修为简直是一日千里,仙力深厚到了一种恐怖的地步。似是在缘自新的修为之上,再做提升与突破!

    “白虹贯日,喻以国逢大难。国破,君亡。”

    天机子看着仙道成的眼神,他知道,若是自己不说出点什么,仙道成是绝对不会罢休的。故而,略作退步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国破,君王?”

    仙道成闻言,如听了一个极其好笑的笑话一般,仰天大笑着呢喃道。

    “就凭一个许仙,和他那不知从何处整出来的百万兵马吗?”

    仙道成笑着呢喃道,似是在嘲笑着许仙的“不自量力”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万不可大意!”

    天机子闻言,一字一句的说道,语气很是深沉。

    “镜天,你可知此令为何物?”

    仙道成的笑声戛然而后知,而后将帝令握在了手中,举在了天机子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此令乃先帝所留帝令!”

    天机子见状,毫不犹疑,退后一步,立时躬身,恭敬的弯腰过半,严肃的回道。

    以天机子对仙道成的敬重,若是仙道成手持帝令向天机子逼问,天机子极有可能将天机如数道出。

    天机子眼神有些凌乱,不断忽闪。只不过,现在的天机子躬身,脸正对着地面,仙道成并没有看出天机子的异常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又无比畅快的大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这确实是我父的帝令,不过,他亦是我仙家修仙之秘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父皇当初,并未告诉过你此事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摇着头,突然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修仙之秘?”

    “事关登仙?”

    天机子闻言,猛然抬头。直视着仙道成,脸色浮现异彩。

    “呵,此事乃我仙家之秘!”

    仙道成看着天机子的面色,微微挑眉,好像是成功的扳回一城,达到了他的目的一般。话说完之后,悠悠然的又将帝令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天机子闻言,看着那块帝令从他的视线之中“逃离”。仙道成刚才的话,也是引得天机子追忆无限。

    天机子想起了当年的事情。

    天机子顿悟天机之时,通过天象,看出了天下现有五家“修仙家族”。

    分别为“仙家”,“罗家”,以及锦城的“许,陈,苏”三家。

    而当时,天象显示,仙家最为强盛,且“仙家”是最有希望登仙成功的修仙家族。

    故而,天机子毫不犹豫,找到了当时还是一方诸侯的“仙自成”。在日复一日的交流与切磋之中,天机子与仙自成缔结了深厚的友谊。

    而后,天机子透过天机,得知成仙之秘,需将这纷乱的天下一统。建立新的秩序,且称“仙朝”。仙朝开,仙者出!

    当时的,仙自成对此深信不疑。而后抓住机会,席卷天下。

    “仙家”一直都是第一修仙家族,也就顺理成章了的成为了仙朝之中的皇室,称之为“仙皇室”。

    再说,第二修仙家族“罗家”,几乎是能与仙家并驾齐驱的存在。若非是罗摩此人故步自封,恃才傲物,根本不将天下人放在眼中,固执己见,罗

    摩的成就将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因为,在那时,罗摩便已然有天下第一高手之称。那等修为,令天下人皆是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不过,罗摩此人心术不正,狂傲不羁,若是此人登仙,不知对着天下而言,是福还是祸。故而,天机子才将罗摩舍弃,坚定的选择了仙自成。

    天下五大修仙家族,皆有修仙之秘。近些年来,天机子也是在不断的打探与推测。

    对于,锦城三家“许,陈,苏”都有了大致的了解。唯独“仙家”与“罗家”的秘术,天机子几乎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不过,“罗家”的修仙秘术,应就是罗摩最得意的“罗天之术”以及“不死术”吧。毕竟当年,天机子也曾与罗摩交手过,对罗摩的术法有着亲手的感受。

    可,唯独“仙家”的修仙之术,天机子一无所知。因为仙自成好似学冠天下,而后将其融会贯通,取其精华去其糟粕,独尊仙道。

    现如今,仙道成再次言及“仙家”的修仙之秘,天机子如何能不激动。

    天机子曾经一度觉得,若是能将天下五大修仙家族的修仙之秘,精修于一人身上,那么此人必能成功登仙。

    而曾经,天机子以为“仙道临”是最有希望,将五家修仙之秘全部学会,并且融会贯通,彻底登仙的人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仙道临将自己全部的仙力修为以及仙基全部渡给了仙道成,这算是仙道临亲手断了自己的仙路!

    天机子也是断了“仙道临”登仙的念头,重新将希望寄予到了仙道临的徒弟,李成杰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除了此子的天赋惊人之外,天机子还在李成杰的身上感受到了某种念力。而那种念力,似乎能将李成杰推至巅峰。”

    在天机子的心中,“登仙便是巅峰”!故而,李成杰现在是天机子唯一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别人努力一生,可能是为了登仙。而天机子努力一生,则是为了见证真仙的诞生!”

    天机子并不是不想登仙,而是不能。这一点,天机子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当天机子将自己的性命交付天机天道之时。天机子便彻底断了自己登仙的希望。

    至于,天机子此生是否还有可能登仙,便要看那“登仙之人”是否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了。

    天机子是如此,天机楼中人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天机子所修的星力,源自天外。天机楼二十八星宿长老所修,也皆修的天外神力。若想登仙,实在太难。

    不过,天机子的众多天机侍,倒是有修仙力的,不过,他们的仙路坎坷,否则,他们也不会委身于天机楼之中,甘愿当一位天机侍了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都只有天机子他一个人知道。世上除了他,再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而想必,在先帝仙自成的心中也有这样的一件事情,在他活着的时候,世上无能知半分。而在他临死之前,不愿此事就此湮灭,随他化为尘埃,故而只告知了仙道成一人,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“他天机子,毕竟不是仙家人。”

    即便当时的仙自成有多么的宠信他,与他交情沉厚深过海,可“仙家之秘”,始终是“仙家”的,他只是一个外人罢了……

    天机子念及此处,神色有些寞落。忽的一阵风吹来,天机子再次感受到了风中的“寒意”。

    “陛下,夜色渐深,不如您先稍事休息,龙体为重。”

    “臣先赶回天机楼之中,彻查天机楼上下,若有隐情不报者,臣必斩之,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“同时,臣会率天机楼的众多长老,去集结京中军士做好防卫。若是李成杰或是夜步凡苏醒,臣会即刻带他们入宫面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天机子对着仙道成再次行礼,而后沉声说道。语气铿锵,可见一场大战即将爆发!

    “这是虎符,这是朕的皇令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这次,不要再让朕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仙道成扔出了两样东西,而后长叹一声,语气平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臣遵旨!”

    天机子接过虎符与皇令之后,高声说道。而后他的身影直接消失在了御书房之中。

    下一瞬,天机子已到宫墙之外,再几步,便已经回到了星宇之中。

    待天机子走后,仙道成双眉紧皱,眼神逐渐开始变得凝重。

    “此时,逆军就快到京都边墙。叫他这个皇帝如何安睡?”

    仙道成半倚在龙椅之上,再次将那“帝令”掏出,而后仔细的琢磨了起来。

    仙道成想着,仙自成龙驭宾天之前给他所说的最后那一番话。

    仙道成将那“帝令”缓缓的贴到了自己的脑门之上,龙目微闭。

    “梦回当年,仙自成的话犹在耳边。”

    但是仙道成的面色逐渐变得苦涩,而后变得狰狞,最后则是满脸的痛苦与落寞。

    当年仙自成对仙道成说:“…”

    那一段往事,仙道成每每想起,都觉得有些“痛不欲生”。

    一阵夜风吹来,仙道成蓦然睁眼,所有的情绪被他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不论当年怎样,现在,他才是这个天下的皇帝,天下人的圣上,百官的陛下。他才是实至名归的天子,九五之尊!”

    仙道成再睁眼之时,从他的脸上再看不出一丝的感情。这才附和帝王的威严与霸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感情,能比得上皇图霸业?”

    即便是泓儿,也绝不会让他为之放弃。当年,仙道成便选过一次。

    “仙道成后悔过吗?”

    此事,无人知晓。或许在某个辗转反侧的夜里,又或许在那一个梦里,仙道成曾经后悔过吧。毕竟他也是真的遗憾。

    但是,仙道成心中很清楚,若是再让他选一次,他的选择会依旧如初,绝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机子回到天机楼之中,看到李成杰安然无恙也是放下心来。虽然天主面色有异,但是现在形式危机,天机子并没有深究。因为现在又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天主去办。

    天机子极其严肃的吩咐了天主几件事情。天主也知道事关重大,片刻不敢怠慢,领命之后,即刻便去执行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天机楼在京的二十八位星宿长老尽数出动,包括耿芙蓉在内。

    天机子将事情交代完之后,闭目调息了少许,之后便又运转星力,为李成杰治疗。

    不过,令天机子很是诧异的是,李成杰的现在

    的情况,比他离开之前要好很多。

    就算是之前天机子将星力如数注入 李成杰的体内,若非完全吸收……

    天机子一念至此,忽而想到了天主的异常。

    “难道心儿她对李成杰动心了?”

    以天机子对天主的了解,没他的吩咐,天主一定不会去做那多余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现在看来,必定是天主亲自为李成杰顺导了心肺,并以自身星力为引,帮助李成杰吸收那股力量。

    天机子可是知道,天主一直都在为之前败倒在李成杰手下的事情,对李成杰怀恨在心。不杀了李成杰已非难得,更主动帮他疗伤。

    “那么,便只有一种可能。那就是心儿为其动了情……”

    想想天主那如冰山一般的性格,天机子觉得此事断无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他所设的封印,并无人触碰过。封印之中,也就只有她与李成杰两人。

    “实在,奇妙的很!”

    天机子微微摇头,天机子一时竟然忍不住想要八卦一下,问一问这李成杰到底有何种魅力,竟然能将那冰山给融化。

    “虽然星宿长老动情,是不能被允许的。”

    但是,现在,可得分情况了。若是对李成杰“动情”的话,天机子倒是可以容忍一二。

    之后若是“李成杰”能登仙的话,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!

    忽的,天机子露出了吟吟笑意,双手之间,再次有温和的星力喷涌而出,逐渐将李成杰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都百里外,逆军驻扎处。

    许仙并不在此,许程青以及陈世平也都不在此处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们身在锦城之中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,这十万大军到底是怎么想的。入夜之后,守卫极其的松懈,完全不像是即将与百万雄师汇合,围聚京都的样子。

    诺大的一个军营之中,呼噜声震天响。

    倒是也有几队军士,在周遭巡逻着。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些人太过自信,巡逻的士兵,各个还都打着哈欠。

    殊不知,现在的春风九门弟子,已经齐聚于此。还有春风楼楼主江上坐镇一旁。

    “楼主,是否按计划行事?”

    药白门的门主,白药走到了江上的身边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按计划行事。务必将这十万兵士,全部围歼在此。”

    江上遥望着军营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从话语之中,可听得出,江上的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他春风楼所有到场的人九门众人不过数千人。根本不足一万。可江上却说的是“围歼在此”。

    “以数千人,围歼十万军士。”

    就是张贯民重生,夜步凡苏醒,都不敢如此大放厥词。

    可,白药听着毫无犹疑,点点头应道:“是!”

    可见,白药,也有着充分的信心。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难得事情。

    白药离开之后,江上随便找了个树梢,半卧其上,欣赏着这个“美妙”的夜晚。

    江上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,无人知晓。但是此时,春风九门的人已经开始动手。

    药白门的门下自己开始依照计划,实施投毒。

    “药石可以救人,亦可杀人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被药白门弟子展示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一片毒雾,随风而生,而后逐渐飘向军营,将这十万大军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借着夜色的遮掩,巡逻的士兵根本没有察觉任何异常,便纷纷到底。

    倒是有几声惊呼之声响起,但是此时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春风楼九门弟子,尤其是主暗杀的掣空门弟子,一马当先,率先杀去敌营。

    但凡有人察觉异常,想要出来探查,那些人都必定会在第一时间被掣空门的弟子解决掉。

    十万兵士,一多半的人都死在了药白门所制造出的毒雾之中。

    春风楼九门其他的弟子,按照计划,在多处留下火种,几乎在每个角落都有他们布置的痕迹。

    而后春风楼的弟子纷纷撤走。

    “楼主,可以点火了。”

    白药看着自己一手所作的杰作,略有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用火光将这个黑夜照亮。”

    “期待来年春天,春风再吹之时,这天地再有一番新气象。”

    江上此时极为的享受,想着自己的“春秋大梦”,很是享受的说着。十指轻弹,似是在为自己的话配乐,或是在找着一种欢快的节奏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白药再次领命。

    而后只见,那团毒雾之中忽的冒出了焦黑的烟。

    所有的毒雾,在药白门弟子的努力之下,缓缓的围聚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。”

    此处,响起了阵阵的摩擦之声,而后逐渐有着肉眼可见的火光,自那毒雾之中生出,星星点点的落在军营之中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不知是那一点的火星率先引燃的火种,转瞬,此处便成了一座火海。

    十万军士躺在这火海之中,不论他们是否在挣扎。这熊熊燃烧的火焰,都会将他们完全的吞灭。

    “楼主,试验成功!”

    药白门门主白药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很好。接下来,你应该知道如何去做。”

    江上看着这炫目的火光,自火海之中传出的惨绝人寰的嚎叫之声江上似乎充耳不闻,宛如一尊杀神,对着一切都司空见惯,习以为常了一般。笑着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楼主,请放心。”

    白药不舍的看了一眼那片火海,简单的应了一声,而后消失在了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随之消失的还有众多春风楼九门的弟子。

    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”

    江上呢喃一句,而后对着那片火海轻轻的吹了口气。既然计划已经开始,江上自然要好好的谋划这一切。

    江上起身之后,直奔京都而去。

    “如此完美的完成了平叛之时,现在,不跑去仙道成面前邀功,之前他所说的话,不都成了废话?”

    江上脸上带着星星笑意,飞快的向京都赶回。

    而那些没有被白药带走的春风楼弟子,也都各有去出,和任务。

    他们同时消失在了这个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(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→)

pt电子游戏官网

换一换   
loading